上海天平宾馆 > 酒店新闻 >

揭毛泽东洗漱用品秘事 一床毛巾打了50多个补丁

上海天平宾馆:华天酒店大股东不减持承诺遭质疑 刚刚才抛售了1025.51万股流通股,合计套现约1个亿,华天酒店(000428)大股东华天实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天实业”)一转身又决定不 上周,中国烹饪协会在北京公布快餐业50强名单,前三甲被百胜、麦当劳与德克士摘得。去年快餐50强企业总营业收入为598.8亿元,占全国住宿餐饮业零售额3.3%。 虽然目前快餐业 。

    毛泽东同志在漫漫人生旅途写下一部部波澜壮阔的历史巨著,创造出不可估量的物质和非物质遗产。《毛泽东家居》一书则独具匠心地把视野投向了毛泽东的家居,用对比的手法,即反映他人生历程的巨大变迁,更揭示出那从早年到晚年贯穿始终、永远不变的东西——他的人格、他的精神、他的价值观,甚至包括一些属于民俗方面的东西,我们通过毛泽东早晚年的家居生活来折射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包括民间文化传统,把一个文化的毛泽东和人民的毛泽东再现于您的面前。

毛泽东

    毛泽东洗漱用品里的人生哲学只用白毛巾最爱用“牙粉”

    毛泽东遗物中有不少毛巾,从用途上可以分为两种:洗脸用的大毛巾和擦嘴、擦手用的小方巾。

    毛泽东喜欢淡雅素静,他只用白毛巾,其他颜色的都拒不使用,所以他的所有毛巾一律是清一的白色。

    毛泽东的洗脸巾都晾在卫生间,为便于取用,工作人员为他牵上一根高度适中的铁丝。而在他的卧室、客厅等常活动的地方,保健医生建议用一个个小白碟子盛放着几块消过毒的小方毛巾,这是为饭前饭后擦手、脸,以预防疾病。毛泽东起初不以为然,医生一再解释和劝说,他只得听从,久之也就习惯。

    毛泽东用毛巾也特别注意节约,他的毛巾总比别人的耐用,他从不在毛巾上打肥皂,一辈子都是清水洗脸,这样就避免了肥皂的腐蚀。毛巾用破后他也从不轻易丢掉,而是要工作人员保存下来,用于缝补毛巾被等。毛泽东的遗物中有一床毛巾被打了50多个补丁,都是用破毛巾补的。

    节俭是毛泽东的习惯,这与他的农民出身不无关系。他终身过着朴素的生活。在延安时期,他只有一条毛巾,既洗脸又擦脚。李银桥曾对他说:“主席,这样不卫生啊,还是再去领一条吧!”当时,毛泽东正率领中央机关几百号人与胡宗南部队在黄土高原上兜圈子,每天徒步行军几十里、几百里。他反问:“银桥,我们每天这么行军打仗,你说是脸辛苦还是脚辛苦?”李银桥想了想说:“那当然是脚比脸辛苦呗!”“这就对了,既然脚比脸辛苦,为什么要把它们分开呢?分开就不平等了嘛!”毛泽东说。“那就让新毛巾擦脚,旧毛巾洗脸,这样脚就没得意见啦!”李银桥说。毛泽东笑了:“你真聪明!以为这样就平等了么,脸会不高兴呢!我看还是让它们‘有乐同享,有难同当’吧!”后来,李银桥又劝过,他仍然不肯接受,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现在很艰苦,能够节约的就要节约。每个人都少用一条毛巾就可以节约一大笔开支,就能支援前线打一场大仗。”他仍然混用一条毛巾。

    条件不好时,毛泽东拒绝享受,这是带头艰苦奋斗,一般人都能理解。但条件改善了时,毛泽东仍然拒绝享受,这便让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感到难以理解了,他常常这样说:“几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习惯了!”

    毛泽东在韶山的时候,家里的洗漱用具有脚盆和桶子,还有木的洗脸盆和竹的勺子。脚盆是用来洗澡、洗被子和衣服的。被子泡在盆里,在塘边,一桶桶水倒入盆里,人整个站在被子上,用脚不停地踩,凉凉的水泡着脚,暖和的季节倒是舒服,在冬天或者初春,凉水刺骨,那就难受了。少年毛泽东时常帮母亲做这个活计。衣服当然是用搓衣板,斜放在脚盆内,来回地搓,这是母亲的事。母亲许多时候也会让泽东提着一桶或挑着两桶衣物来到潺潺的韶水边,母亲爱整洁,她喜欢流动的河水,母亲挥动着木的棒槌,总要在溪中把一家人的衣服浆洗,泽东陪伴着她,还有小弟泽覃也总跟着他,在落日的黄昏,月慢慢地升起,把韶峰和一带青山的影子投在水面,耳边流动着歌谣:

    月光光,

    夜光光,

    河里担水洗衣裳;

    一姐洗二姐浆,

    打发哥哥进学堂……

    这是多么美好的少年时光!

    韶山洗衣服清洁剂用得少,一般人家用不起“洋皂”,用的是土办法,即天然的草木灰。草木灰带碱性,清洁效果还不错,只是需要反复地漂洗。还有就是取自皂角树上的果实。皂角树在韶山有不少,也是韶山人家过去通常的洗涤剂来源。

    毛泽东早年在韶山冲的生活,让他产生了珍惜自然和崇尚自然,主张过一种简单生活的个性。在革命的征程中,他对个人生活方面的这种个性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在强化,尤其在来到延安之后,国民党军对这个地方的封锁,使得本来自然、社会条件就相当艰苦的边区更加清贫,毛泽东能过这种清贫生活。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他发动着大生产运动,也带头节约。

    延安时期,毛泽东的衣服一般由工作人员洗。他管着大事,一些时候却也关注小事,他规定不能总是用肥皂,说:“有的衣服比较干净,有的比较脏,要区别对待。我们后方的同志要时时处处注意节约。一个人节约一块肥皂、一条毛巾也许微不足道,但一万个人、十万个都来节约,就可以多造多少子弹枪炮支援前线啊!”

    在他看来,物资紧缺的时期,小事也是大事!

    解放后,生活条件明显改善,对于用肥皂这样的小事,毛泽东仍然没有放松,他说:“我的衣服不必每个地方都擦肥皂,只要擦领子、袖口等比较脏的地方就行了。这样可以节省肥皂,衣服也耐穿。”

    毛泽东一般都用清水洗脸洗脚,工作人员有时在卫生间放一块香皂,他却用得少,许多刚来的人不理解,他笑着说:“清水不是很好的么,已经习惯了。”当然,他也并非完全拒绝肥皂,只是用也是用一般的肥皂,即他故乡所谓的“臭肥皂”。饭后,手上沾油污或办公后手上有墨汁时才抹点。每次练完书法,走进洗手间,擦上肥皂,擦干手,发现指头上还残留有墨迹,他试着用洗衣粉,发现效果比肥皂还好。此后,手上特别脏时,他也用洗衣粉。

    毛泽东留下未用完的洗漱用品还有一样是牙粉。

    他使用牙粉的习惯可能跟他少年时代在韶山老家的生活有关。韶山乡间,早就有用“牙粉”清洁口腔的做法。那种“牙粉”并非工业品,而是一种“土特产”,即用谷壳烧剩下的“白灰”,这种白灰,富含钾素,呈碱性,有极强的清洁功能。用它“刷牙”。效果不错,其中的微量元素还可进入体内,也不需要拿钱去买。毛泽东的家和韶山冲别的许许多多家一样,都是用这种既经济又实惠的“牙粉”。至今,在韶山毛泽东故居厨房的墙壁上,仍悬挂着一个楠竹做的用于盛白灰的竹筒。

    解放后,牙粉渐被牙膏取代,市面上极少有牙粉出售,毛泽东仍习惯用牙粉。李银桥劝他:“主席,现在大家都不用牙粉了,您以后也用牙膏吧!”毛泽东说:“我不反对你们用牙膏,用高级牙膏。生产出来就是为了用的嘛。不消费还能发展吗?不过,牙粉也可以用嘛。我在延安用的就是牙粉,我已经习惯了啊!”“如果没有工厂再做牙粉了,主席会不会改变习惯使用牙膏呢?”人们私下里嘀咕。毛泽东笑着说:“牙粉还是会生产的,因为还有人用它嘛。今后如果每个人都用上牙膏了,我就不再用牙粉啦!”

    毛泽东的话也的确有几分道理,直到他去世,牙粉也未完全从中国大地上绝迹,毛泽东自然也就一直没用上牙膏。

    与牙膏相关的是牙刷。他在韶山时当然不会有牙刷,清洁牙齿的办法就是简单地用手指沾一些白灰涂在牙齿上来回地“刷”,手指即是“牙刷”。后来,毛泽东不再是这个方法,他也用上牙刷,只是一把牙刷他常要用多年。有一回,工作人员看到一把牙刷开始秃了,请求换新的,毛泽东说:“我看还可以用呢,再说旧的比新的好用噢!”

上海天平宾馆 同程“有啊”连锁店盛大开业 】 11月19日, “同程有啊连锁店”盛大开业,该网店由同程旅游网与百度有啊联合推出,主要经营特价机票,连锁店的开张,不仅为个人购买机票增。 酒店经常出现的法律纠纷,主要分成以下三类: 1、与酒店客人有关的法律纠纷 民事纠纷又可分为违约和侵权两个方面。酒店作为民事主体,要和社会各方面建立合同关系,其中。

上海市徐汇区天平路185号 | 邮编:200030 | 电话: | 网站索引

© 上海天平宾馆 版权所有